失踪2000个日夜,韩国电影等来解禁这一天

时间:2021-03-03 00:31:28阅读:9
原标题:失踪2000个日夜,韩国电影等来解禁这一天 2000天。 一个令人唏嘘的数字。 距离韩国电影最后一次在内地公映(首映日),已经过去了近2000个日夜。 • 最后一部在内地上映的韩国电影《暗杀》/2015 韩国电影从崛起到抵达巅峰,从99年的「光头运动」到2019年《寄生虫》夺取奥斯卡,仅用了20年的时间。 而其中四分之一的时间,内地影迷都无缘
失踪2000个日夜,韩国电影等来解禁这一天
1/19

原标题:失踪2000个日夜,韩国电影等来解禁这一天

2000天。

一个令人唏嘘的数字。

距离韩国电影最后一次在内地公映(首映日),已经过去了近2000个日夜。

• 最后一部在内地上映的韩国电影《暗杀》/2015

韩国电影从崛起到抵达巅峰,从99年的「光头运动」到2019年《寄生虫》夺取奥斯卡,仅用了20年的时间。

而其中四分之一的时间,内地影迷都无缘走进影院,光明正大地看场韩国电影(电影节展映的凤毛麟角不算在内)。

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韩国电影在国内有着庞大的影迷基础。

01

高频词

韩国电影在内地有多火?

线下正常途径我们看不到,线上我们挖空心思,找遍网络每个角落都要把它们「挖」出来。

存网盘不够,硬盘还要保个底,就怕哪天收到官方的「温馨提示」。

这架势,就跟找禁片一样,充满了刺激感和成就感。

而韩国电影的影响力,并不单单限于那些令人心荡神摇的禁忌题材。它有着极广的辐射面,不知不觉已经渗进我们身边每一个角落。

• 《熔炉》/2011

斗胆这么说:

恐怕没有哪个国家的电影——美国不能,欧洲也不能——能像韩国电影一样,在意识形态和商业模式上对内地市场产生如此大的影响。

也没有哪个国家能像韩国一样,尤其是对亚洲国家而言,可以形成一套相对独立,成熟,且具备强输出能力的电影工业体系。

• 《杀人回忆》/2003

「韩国电影」对内地观众而言是一个高频词。

而「美国电影」、「英国电影」、「西班牙电影」等其他带有民族意识的词条,并不常被我们挂在嘴边。

「印度电影」可以是个例外,但影响力还不够。

韩国是我们的近邻,不管是肤色、文化还是生活习惯上,都有一定的相似性。

这种相似性给予我们很强的代入感,一旦观众与创作者感性层面的那堵墙被打穿,电影就很容易成为替观众发声的介质。

• 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/2019

此外,韩国电影和内地电影几乎是处在同一个国际赛道。

尽管起步比我们晚,但从某种程度来说,韩国电影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。

而暂时性的落后让内地电影人开始反思。

于是,我们会悄悄地把韩国电影当成学习的对象,会更想去看它,研究它。

尽管韩国文化部长、导演 李沧东曾经说过:不要去学习韩国电影。但我们必须承认,在电影这方面,韩国是个令人尊敬的对手。

• 凭《寄生虫》在去年奥斯卡上收获颇丰的奉俊昊

02

杀手锏

金基德这样的话题导演及其作品,在影迷群体中热度很高,也在各大影展得奖无数,但并不能代表韩国电影,走向世界各国的普通观众。

韩国电影能走向世界,源于它结合了商业性与社会性,并做到几乎完美的平衡。

韩国人很喜欢玩类型融合,比如最近话题度很高的「东洋风」。

所谓的「东洋风」,其实就是「中国风 」与「日本风 」的混搭,甚至「中国风 」的元素还更突出一点。

韩国没有深厚的本国文化底蕴,所以当他们想要在类型上有所突破,不可避免就会「窃取」邻国的文化基因,将拿来的基因混合加工后再冠以新的名字,就成了「韩国制造」。

这里不对这件事做太多延伸,我只想说,韩国人在混搭这件事上,经常能把「不伦不类」做成「阳春白雪」。

回到电影身上。

我们很少能看到单一类型的韩国电影,市面上我们能看到的韩国电影,大多以类型融合为主。

奥斯卡得主 奉俊昊曾经这么说过:

「是的,我们拍的是类型电影,但它们总是变得很奇怪。因为我从不遵循规则,而是将我思考的社会问题塞进规则的夹缝之中。」

• 《寄生虫》/2019

《寄生虫》把阶级矛盾塞进令人啼笑皆非的黑色喜剧中,而 《汉江怪物》又能把环保问题和「美国威胁论」渗进被传统商业模式包装的怪兽灾难片里。

如此一来,韩国电影从两个层面上满足了观众的观影需求:

表层——商业元素轰炸下的快感。

里层——陷入某种社会议题的沉思。

说得直白点,就是片子结束了,魂还在那儿。

电影给观众一层「思想压力」,而这层压力,成了韩国电影走出国门的杀手锏。

不过,这个杀手锏,并没能真正帮助韩国电影在内地市场赚大钱。

03

不赚钱

一面,是线上讨论热火朝天。

一面,是线下市场门可罗雀。

经常挂在我们嘴边的高分韩国电影,几乎从没在内地上过。

《熔炉》,无。

《寄生虫》,无。

《杀人回忆》,无。

《我的野蛮女友》无。

唯独一个漏网之鱼——《汉江怪物》,有!

• 《汉江怪物》/2006

没错,当年创下韩国影史票房第一纪录的 《汉江怪物》,进过内地院线。不过其 上映时间比韩国晚了半年,最终内地票房也仅有1400多万。

而同时期在内地上映的 《穿普拉达的女王》,都有1500万的票房。

线上线下热冷对比明显,似乎「韩国电影在国内很火」就是一个笑话。

确实,单看韩国电影在内地的票房战绩,这数据,完全跟「火」不沾边。

除去 《非常完美》《分手合约》这种中韩合拍片不算,韩国电影在内地院线票房最高的影片,竟然是由「美队」和「古一法师」主演的 《雪国列车》

• 《雪国列车》/2013

但《雪国列车》的票房是多少呢?7477万,甚至没破亿。在该片上映的2014年,1亿票房这要求并不高。

而在几乎同档期上映的电影里,连白百何那部口碑崩盘的 《整容日记》都收获了8434万的票房。

具体原因我们不做过多分析,因为本身《雪国列车》也不是一部「纯血统」的韩国电影。

但事实是,韩国电影在内地确实没赚到什么钱。

这还是在2016年之前。

2016年「S德事件」后,韩国电影在内地的市场份额走向了另一个极端。

04

限韩令

艺术和政治,二者本身就是共呼吸的关系,只是随时期不同,松紧有别而已。而这一次,艺术无疑 让步于政治。

2016年,作为对 「S德事件」的回应,内地整个娱乐行业开始全面限制韩国企业及个人来华牟利。

具体措施包括禁止韩星演出,停止新的韩国文化产业公司投资等等。瞬时,韩国人似乎从内地娱乐圈「蒸发」了。

• 受「限韩令」影响的中韩合拍影视作品

上下滑动查看

有意思的是,直到2021年,这个所谓的「限韩令」都未曾形成一份白纸黑字的明确文书。

「限韩令」的宣布和执行,全靠「人传人」的口头通知以及从业者的自觉。

早在2016年11月,就有网友爆出国内各大卫视收到的「限韩令」的内部通知。

传播方式是通过非正式的微信消息,具体内容则主要是电视节目里不得出现韩国企业、韩国品牌、韩国艺人等任何跟韩国有关的元素。

这就是「限韩令」的雏形。

后来,这份指导逐渐形成一份顶在所有从业者头上的隐形文书,具体内容是什么无关紧要,精神领会到位就足够了。

它就是一个「思想钢印」,让从业者们心照不宣地执行。

「限韩令」出来后,电影、电视剧、综艺、广告、演唱会等跟韩国沾边的作品都惨遭「下架」处理,甚至包括很多「进行中」的项目。

最惨的例子可能是电视剧 《翡翠恋人》

《翡翠恋人》是《克拉恋人》的第二部,男主角是韩国艺人 李钟硕

• 《翡翠恋人》

电视剧在2016年已经完整制作,遭遇「限韩令」后被迫封存至今。

《翡翠恋人》原计划等着 「限韩令」松动后重出江湖,比如2021中韩文化交流年这个契机。

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豆瓣显示它的播出日期已经延后到2030年。

看一眼女主角的名字就不觉得奇怪了—— 郑爽

• 图源豆瓣《翡翠恋人》条目页面

据称,《翡翠恋人》的出品方已经起诉郑爽,要求赔偿。

看似出品方的要求合情合理,但在这个时间点提出,似乎有点让郑爽背锅的意思。

片子不能播,这锅得有人背,反正「限韩令」不背,那只能是郑爽了。

这件事,郑爽也有点儿哑巴吃黄连。

如果没有郑爽这事,2021年真的能让《翡翠恋人》上映吗?

「限韩令」真的能在中韩文化交流年走到尽头吗?

05

新拐点

说2021年「限韩令」松绑并非空穴来风。

根据近期释出的相关新闻,不少业内人士认为「限韩令」可能即将解除。

• 图源微博

先是央视与KBS(韩国放送公社)以视频的方式签署合作协议。

协议指出,中韩双方将开展在节目内容、媒体技术、产业经营等方面的全面合作。

简而言之,中韩可以在影视领域正常开展所有工作。

再有,据韩国媒体报道,韩国首部太空科幻片 《胜利号》正在积极推进在内地上映的工作,最快的话,今年上半年我们就能在影院看到这部电影。

• 图源微博

所以,如果哪天我们看到《胜利号》空降某个档期也不要觉得奇怪,因为,「是时候」了。

昨天,中韩合拍电影 《我爱喵星人》正式在内地定档,进一步佐证了 「限韩令」解除的可靠性。这部2016年就拍摄完成的电影,等到了重见曙光的这一天。

• 《我爱喵星人》/2021

当然,我们现在不能百分百地肯定各方面的「限韩令」都已解除,即便真的要解除,也需要一个过程。

央视带头跟韩国合作是一个积极信号。有了官媒做背书,其他公司跟韩国合作的日子应该也不远了。

现在反倒是有人担心,重回内地市场的韩国电影或偶像,是否会影响内地现有的生态圈。

「韩流」能否再刮起来?难。

十年河东,十年河西。内娱已经变了天,早就不是5年前弱不禁风的样子。我们有了自己的偶像产业,也形成了自己的一套固定的追星模式,即便我们开闸让韩国偶像「入市」,恐怕他们也难以改变现有的格局。

• 《创造101》/2018

再加上韩国近期在文化推进方面的骚操作激怒了不少国人。而这种「排韩情绪」只要存在,韩国文化输出就很难在内地激起太大的浪花。

不过经过这几年的「限韩」,韩国文化产业的发展也不会再过分依赖内地市场。

过去的五年里,尽管缺少内地市场,但韩国影视娱乐的发展依然找到了适合它的路径。

《寄生虫》拿到奥斯卡最佳影片,防弹少年团和BlACKPINK正在攻占欧美市场, 韩国影视文化向前迈进的脚步从未停过。

• 韩国女子组合BLACKPINK/图源网络

所以,如果「限韩令」真的解除,我们不妨就当这是一次增加中韩文化交流的机会。

往好处看,我们能在市场上看到更多元化的作品,韩国电影也是电影,让它们进来,剩下的就放心交给市场与观众。

毕竟,韩国电影不是狼,我们也不是羊。

· THE END ·

这是「不散」第1424期 原创文章,好片不嫌多

相关资讯

");